美团王兴凭什么? 2019-07-02

文/方浩

继小米之后,美团也公布了招股说明书。两家诞生于同一年的公司在同一周向同一个资本市场进军,多少有些缘分。但美团不是小米,小米也不是美团。今天先说美团。

今年是中国超级独角兽们的IPO之年,据说滴滴等公司也在排队中。对于二级市场的基金经理们来说,买谁家股票、不买谁家的股票,不亚于天使投资人对早期项目的下注。单独拿出任何一家公司,都是经历过血雨腥风的江湖大佬,但怎奈口袋里的Money有限,奶谁、不奶谁,这是一个问题。

据外媒报道,美团的估值可能会达到600亿美金。很多人都关心美团的估值高低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最好的尺子其实是时间。

比美团值多钱更重要的问题,是美团的成长逻辑到底是什么?

从团购开始,到电影票,再到外卖、酒店,全部做到第一。如果把这四个“第一”分别看做一家创业公司,那意味着王兴在不到8年的时间里连续做成了至少四家独角兽公司,而且不止一家公司估值过百亿美金。此前,都说王兴是“连续失败创业者”,而美团8年,王兴似乎就是在用一个接一个的胜利撕掉这个标签。

美团经历的这些领域,既有丛林游击战,也有平原大决战。战场不一样、打法不一样,但全部后来居上。而且这些领域不是单纯的线上流量生意,靠左手倒右手是完成不了的。如果美团存在多元化扩张,这种扩张的难度可想而知。但实际上,美团并不是一家靠多元化驱动的公司,多元化是结果,而不是动因,这个下面会解释。

但美团走到今天,不能仅仅把原因归结为王兴团队有多强,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最重要的天时,就是走对了路。

撬动用户的最底层需求

对于一个早期创业公司的估值,往往是想想空间,比如所处市场有多大、垄断这个市场的胜算有多大。但对于估值已经几百亿美金的准上市公司来说,要想进化成市值几千亿、上万亿美金的公司,出路只有一条:深刻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目前中国市值最高的三家公司分别是腾讯、阿里和百度,腾讯改变了中国人的社交方式,阿里改变了中国人的购物方式,百度改变了中国人获取信息的方式。但社交和网购本质上都是传递信息,所以它们会蚕食纯信息平台的价值。百度市值一直没有A、T高,就是这个原因。

不管怎样,三大底层需求造就了过去二十年中国互联网的三大巨头。人找人、人找商品、人找信息,其实都是通过信息确立关系,这三层关系不是人的最底层需求,却是互联网世界的基础设施;没有这些基础设施,人类的底层需求就搬不到网上来。

什么是最底层需求?一是刚需,二是高频。社交是刚需,但不一定是高频,因为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社交的频度也就不一样;网购是刚需,但也不够高频,谁天天买衣服呢?

但作为人类最底层需求的“吃喝”,并没有在PC时代成就某个互联网巨头,只是在移动互联网起来之后,才算真正踏上风口,因为技术的进步解决了“随时随地”这个最核心的场景问题。

美团从团购入手,与点评合并之后进一步强化了到店业务,接着又把外卖做了起来,再到如今的线下生鲜店,美团点评是第一家把中国人的“口腹之欲”用互联网的方式进行深度满足的公司。

自2015年至2016年,美团点评交易用户人均每年交易笔数从10.4笔提升至12.9笔,在2017年进一步提升至18.8笔;2017年美团点评全年交易笔数是58亿笔,相当于每个中国人一年进行4笔交易。根据艾瑞报告,2018年,美团点评单日外卖交易笔数超过2,100万笔。

2010年,美团创立的时候,外卖市场的规模只有100多亿人民币,到去年已经突破了2000亿,近20倍的成长速度,但目前外卖市场全网渗透率依然只有10%左右。找到最肥的市场,做最刚需且高频的事情,这是其它互联网巨头未曾染指过的领域。美团赶上了。

用户为王,而非流量为王

刚需+高频的一个结果就是,它能够形成流量势能。团购做到第一之后,美团顺势进入电影票和酒店预定市场,而后来随着外卖业务的推出,猫眼电影和酒店预订业务先后确立行业领先地位。等于是说,团购和外卖两大刚需、高频业务,前后给美团点评其他业务带去了巨大流量。

但不要把美团的业务扩张简单理解为流量生意。刚需、高频生意容易汇聚流量,但不一定留得住用户。流量不等于用户。如果一个产品或者一个平台只有流量没有用户,那说明护城河很低,流量今天可以在你这里,明天也可以在别人那里。

美团点评先后做的电影票、酒店住宿、打车业务,相对外卖业务都是次刚需或者低频业务,但这些业务就像一台用户自动画像机,能够把从刚需业务过来的源源不断的流量转化成美团点评的用户。

吃喝玩乐、衣食住行自古以来就不分家,它们是同一个用户的不同需求点,而美团点评一直在做的,就是把这些需求点串联起来,完成对流量的深度挖掘,让流量变成实实在在的用户。

所以,表面上看美团在四处出击,其实它的战略不是战斗导向,而是用户需求导向,只有把用户的需求点整合在一起,美团点评的价值才能显现,否则“吃得更好、活得更好”就是一句空话。

通过高频业务带低频业务,并让低频业务捍卫高频业务,就围绕吃喝出行组成了一条牢固的护城河。首先,低频业务越来越难以单独存在。过去几年垂直电商或者垂直O2O鲜有独角兽公司跑出来,就在于无法满足一站式的用户需求。其次,在某个领域即使出现了上市公司,也不等于行业痛点就彻底解决了。这正是美团的机会。

美团的进化,是不停挖掘用户深度需求的过程,而不是业务的多元化;它是纵向的,而不是横向的。王兴说不关注边界,只关注内涵,就是这个意思。说白了,是内涵决定边界,而不是边界定义内涵;内涵是因,边界是果。

王兴还是那个王兴

但把“吃喝”这件事做好并不容易。它不是通过信息确立关系,而是通过信息确立场景。一个场景一组数据,一千万个场景就是一千万组数据,而且场景可能天天、时时、分分不一样。

据说,美团点评的智能调度系统能够根据配送员的实时位置进行订单的最优匹配,日常高时段每小时执行约29亿次的路径规划算法,并能在平均55.2毫秒内计算出97%的最优配送路线。这就是基于场景的数据匹配,而不再是简单的信息撮合。

很多人把美团视作外卖公司,但殊不知,在中国把外卖做到第一就意味着不仅要有海量的数据,还要有能够调配这些数据的技术。与其说美团点评是一家生活服务电商平台,不如说是一家基于大数据的“国民底层需求调度公司”。

美团成立的2010年,被认为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元年——也仅仅是多年后才被认识到。因为直到2013年,还有很多创业者为要不要All in移动端而纠结不已。张一鸣2012年创业一上来就全搞App端,依然需要巨大的勇气。

从PC到手机、从功能机到智能手机,本质上是技术的巨大变迁,而技术变迁的背后是用户需求场景的巨大变化。2011年初,王兴着手搭建移动端团队,并迅速推出推出各种端(安卓、iOS、Pad等)。到2014年“双11”大促,美团移动端交易额占比超过90%,而当天阿里移动端交易额占比42.6%,京东移动端订单量占比则为40%左右。

现在还有人把当年的O2O等同于傻大黑粗,增速全靠烧钱,但今天来看,美团是最早All in技术变迁、同时也是最早享受技术红利的创业公司之一。先有技术红利,后有人口红利,逻辑不能变。

这个逻辑的起点,始于王兴。少年极客、保送清华、留学美国,王兴在每个年龄段都能接触到最前沿的技术趋势,这种经历让他从骨子里就会相信科技的力量。

像王兴这类人,看问题的着眼点不是公司有3万员工或者30万员工,而是这3万人或者30万人在用什么方式让人们“吃得更好、活得更好”。如果仅仅是人海战术,那肯定不是他想要的。

应当讲,过去20年里,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大多跟在美国人后面做模式创新,很少有技术创新的机会。原因很简单,核心技术本来就比美国人落后,基础设施又不完善。

而经过过去五年的高速成长,无论是BAT这样的巨头,还是美团点评这样的超级独角兽,都已经具备了在技术层面进行弯道超车的资本。

放在以前,AI技术、自动驾驶技术怎么会在美团这样的公司里落地生根?现在恰恰相反,像美团点评这种有着足够场景支撑、数据发生的公司,是最适合让前沿技术落地的实验室。

创业十五年之后,王兴再次遇见王兴。

Copyright © 2019 太阳集团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梁荣国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23号
全国统一热线:18579368123